夙之

昨夜星辰

【杰佣】沉沦梦境

lof微博双发,首发lof
诈尸

【杰佣】1,2,3,我的玩具

【杰佣】​1,2,3,我的玩具。
*小学生文笔
*ooc,黑杰克黑奈布
*灵感源于杰克推演

“1,2,3。”
“听我说话,我亲爱的玩具。”
“拿起你锋利的弯刀,刺向面前拿着工具箱的女孩。”
艾玛·伍兹害怕地不住往后退,却还是抓住了奈布拿着弯刀的手,轻声喊着他的名字,试图让奈布·萨贝达清醒过来。
奈布·萨贝达的眼中似有片刻清明,却在杰克发出命令后化为乌有。
“不要犹豫,我亲爱的奈布。”
“刺向她的心脏,你看她的头发,将会成为我们布偶的一部分。”
奈布·萨贝达毫无意识,只知听着杰克的命令,将刀刺向了艾玛·伍兹的心脏,她还未反应过来,就倒在了地上,殷红满地。
杰克微笑着,牵起他的手,轻声道
“干的很好,我的奈布。”
“接下来,我们去找你的同伴。”
“薇拉·奈尔的手是那么修长洁白。”
“海伦娜·亚当斯的听觉那么敏锐。”
“艾米丽·黛儿的嗅觉估计不错。”
“幸运儿有一颗干净的心。”
随着杰克的声音,奈布将手中的弯刀刺向他们,鲜血染红了整个庄园。
杰克轻轻哼着歌,心情似乎很愉悦。
“还差什么呢,还差什么呢。”
“哦,是眼睛啊。”
“奈布·萨贝达。”
“你的眼睛,真是好看呢。”
杰克将奈布抱起,抚摸着他的脸。
“我们的玩具要做成了。”
“你喜欢吗?”
“我亲爱的。”
“Neb·Sabeda ”
“你不是说你不愿意与他们分开吗?”
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“而且你也是我的啦。”

挂个傻逼。
我们本来自定义连麦娱乐局,一共四个人。屠夫在玩儿子,我和另一个人都挺开心的,一直在那皮。倒地也没说什么。

最后一次他倒的时候,就直接开始骂人,说什么都怪我和另一个人坑,他才倒的。开局是他先送刀残血怪我们?真的惹不起。
还说什么“玩自定义的都是傻逼。”

带一句,他三阶,还说“你们这群低端局。”“高端局修机贼快。”
三阶就算高端局了??看不透看不透

本来之前不打算发了。结果今天他又来嘲讽我什么
“你溜人机五台机吧”
“哎哟你这种人也有人拜师啊”
我解释说是p图方面的【这里辣鸡美工】
“不就是p图吗谁不会吗。”
然后我给他发了几张图,叫他扣出来,又叫他做个字素给我看,一句话都不说。
我去年买了个表,不会不要瞎bb

图没截全,队伍就解散了。

【杰佣】病态

【杰佣】​病态
*ooc
*小学生文笔
*精神失常患者奈布
*艾米丽日记含有微量园医

深夜。
奈布·萨贝达从梦中惊醒。
他坐了起来,起身将窗打开。
月光被遮住,仅有几束微不可见的星光透了出来。夜晚的冷风让他清醒了许多。

他梦见他被困在一个铁笼之中。
四周空无一物,只有阴暗的墙壁。
他无数次努力敲打着铁栏杆,最终却只能绝望地坐下。他似乎看到了殷红的鲜血从墙壁上留下来,等他反应过来却又消失不见。
这样的梦持续了三个月了。

奈布·萨贝达叹了口气,打开了手机。
凌晨一点了。
他点开了信息,看着他与杰克的聊天记录。从这个梦开始的那一天,杰克便一句话都没回他。奈布·萨贝达躺下。

他不知道为什么,为什么杰克不跟他说话了,明明三个月之前他们还一起去了游乐场玩,和杰克一起坐摩天轮时他还笑的那么开心,为什么下去的时候就一句也不说了,无论他怎么叫杰克,杰克都不理他。
为,  什么那天别人看他的眼神那么奇怪,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,一边说着“这个人不会疯了吧。”一边嫌弃的赶紧走开。

我和杰克都好好的。
只不过是杰克最近太忙了,忙到没时间回我。
他躺下,闭上了眼睛。
杰克,他并没有死。
那天只是个梦罢了,游乐场的设施没有出事故。也没有什么人告诉他杰克死了。
他抱起桌子里的盒子,缩在角落,哭泣着。

天快要亮了。
该醒醒了,杰克先生。
或者说,是我该醒醒了。
这个灰暗的世界,不欢迎我们的到来。

日记·艾米丽视角(含微量园医园)
奈布还是不愿意相信杰克已经死了的事实。
只是日复一日看着杰克的照片。
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“杰克没死”

我没有办法。我只是个无能的医生。
我救了那么多人,却连自己的爱人都无法拯救,只能看着艾玛在病中死去。

是这个世界太过无情吗。
或许吧,它总是将我们拆散。
或者说,是我们太过懦弱,不愿意去接受这件事实。

置顶一下。

开学随缘产粮。
第五已卸载,只吃cp。

每天都在瞎写文
本命奈布·萨贝达,过激佣吹。
极喜谢怜 沈清秋

杰佣 花怜 冰秋 冰九 忘羡
这些是本命cp
园医 欺诈组 裘前 蝶盲 瑞金等
墙头很多

雷点all杰all,不太喜BG。
欢迎安利。

对我来说,风光无限是你,跌落尘埃的也是你,重点是“你”,而不是怎样的“你 ”。
墨香啊,我一直都很你喜欢你。
无论如何。

挂个微博上的杰园“理智粉”

在反杰园里面说,只问您是什么意思?
理智粉就是翻墙来骂人?惹不起。